七乐彩开奖结果|七乐彩试机号

漢隸形態多元化與清代以來隸書創變理念

作者:立軍 時間:2011-12-05 瀏覽次數:5936

                             張鵬

內容提要:

如果說唐人隸書和清初隸書將這種字體的形象定位于“結體橫扁、蠶頭燕尾”而很難進行創造性發揮的話,對漢隸形態本身的多元化梳理將有助于我們理解后來此起彼伏的隸書創作新思路。本文根據不同分類法將漢隸按時間、空間、呈現方式等線索分為若干類,并以此類型對照后世隸書創變理念。

關鍵字:漢隸  形態  類型  創變  清代  理念

引言:

在漢字字體發展史上,從秦末至東漢末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篆書因其復雜化漸漸讓位于書寫更為便捷美觀的隸書,而在隸書逐漸走向成熟的過程中,又悄然包孕出草書、行書和楷書,同時,“正體”與“俗體”、“銘刻”與“墨跡”、文化中心與偏壤邊陲等種種因素的交織,也相互造就了這一時期字體多樣、風格多樣的復雜局面。各種字體之所以在此期間風云變幻,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實用性書寫對速度的追求以及人類愛美的天性對裝飾性的偏愛。

隸書從孕育到完全成熟,就是處在這樣一種多條復線共存的大背景之中,它不僅受本身字體“自律”的影響,同時也不斷在種種“他律”的支配下游離徘徊。所以后人看待隸書的眼光,因時因地,或囿于前規,或限于出土資料的客觀歷史條件限制,各各不同,也正是因為不同時代的不同眼光,使隸書創變常常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擬從漢隸形態的多元化中整理出幾條隸書劃分類型,以此來探討后世隸書創變的不同理念。限于文字,本文只粗略列出隸書類型,而不對其產生的原因詳加分析。

其一是隸書自身發展的縱向脈絡。早期脫胎篆書,化圓為方,變縱長為橫匾,重結構空間;晚期體勢謹嚴,用筆豐富,重筆畫形態。

其二是漢隸發展過程中地域分布形成的橫向格局。分為魯豫陜碑刻風格、川陜摩崖風格、荊楚簡帛風格、西北簡牘風格。(這種劃分盡管在時間性上并不完全同步,但因其概括性強、風格突出,故采用。)

其三是字體演進中產生的諸體相雜現象。有“篆隸相雜”、“隸楷相雜”、“隸草相雜”等不同類型。

將漢隸從主觀上加以整理和分類,有助于我們從源頭上厘清后世學習隸書以及進行隸書創變的不同思路,為進一步推動隸書創新提供理論上的借鑒。限于學力,難免掛一漏萬,還請方家指正。

一.    漢隸自身發展的縱向脈絡與隸書復興期關注點的演變

㈠  典型隸書特征與清代初期隸書復古理念

由于東漢標榜名節、提倡孝道的時尚,迷信神仙、追求奢靡的習俗,社會各階層人士對書法藝術普遍愛好的心理,以及書法家群體逐漸產生等一系列因素,促使了碑刻在桓、靈時期大量產生。而八分書工整華美,筆法豐富,裝飾性強,是當時最適宜用于碑刻、又能充分表現書法美的書體。①

這一時期的漢隸作品,以《乙瑛碑》(圖1)、《曹全碑》(圖2)、《史晨碑》(圖3)等為代表,結體橫扁,蠶頭燕尾,章法字形都極為工整,代表著隸書已達到高度成熟。隨著行書楷書的迅速崛起,以及宋元明普遍重視行草而忽視篆隸,到清代初期當書法家將眼光重新盯向漢代時,囿于資料的缺乏和受唐代為數不多的幾位隸書作者僵化隸書的影響,蠶頭燕尾的橫扁體式無疑成為他們心目中最典范的漢隸形象。如同篆刻復興之初以“酷似漢印”為能一樣,清初幾位隸書家的努力也僅僅是停留在對典型漢隸不遺余力的模仿,如王時敏、戴易、鄭簠、朱彝尊、萬經、郭宗昌及傅山等人,王時敏、戴易、萬經的隸書作品甚至帶著明顯的“唐隸”痕跡,工整而氣息糜弱,傅山則大量使用冷僻字、怪異字,習氣極重,只有鄭簠(圖4)和朱彝尊(圖5)兩人在隸書方面成就稍高,前者靈動中得漢隸之“厚”,后者嚴謹典雅中得漢隸之“純”,但與中后期隸書大家相比,他們基本上談不上創造性,依然處于漢隸技巧的探索期。就其原因,一是前代基本沒有經驗可供借鑒,二是“典型隸書”的思維限制了他們的取法范圍,他們普遍取法《曹全碑》碑就是明證②。正如劉恒先生指出的一樣:“清代前朝的隸書,基本上反映了隸書書法從取法唐人和隨意妄作的狀態向回歸漢隸和以古為師的轉變過程。由于隸書在宋代以后逐漸衰微,降至元、明,漢人古法消亡殆盡,于是寫隸書者任意發揮一己之思,發明了許多諸如“細肚、蠶頭、燕尾、鰲鉤、長椽、棗核”之類的點畫規則,名目繁多,巧思百出。明清之際善寫隸書者,大多沾染有這種習氣,即便被認為是“力追秦漢”而卓然名家的王時敏、傅山、鄭簠等人也未能免俗,他們作品中的夸張用筆和冷僻字、別體字形就反映了這種習氣的流弊。”③不難看出,這一時期的隸書創作者,當他們將目光投向遙遠的漢代時,實際上并無多少關于漢隸演變的概念,只是簡單的將東漢成熟期典型隸書作品當作了全部的精華,對蠶頭燕尾的刻意強調以及還原漢隸寫法的種種努力,都深深打下了“眼光狹隘”的烙印,不過也正是在這種近乎復古風氣的影響下,隸書創作的技法以及人們對漢隸的認識才得以站在一個全新的起點,他們無疑對隸書創作的繁榮具有開拓之功。

㈡“空間—筆畫”兩極與追求大漢氣象

隸書發展成熟的過程,也是逐漸脫離篆書那種縱長體式、強調建筑式空間感,轉而主動尋找筆畫線條表現力的過程。越是早期的隸書,波磔意味越不明顯,越是晚期的隸書,空間意識越淡化,我們可以在以下列表格和圖示中清晰看見這種“空間—筆畫”衍化的軌跡:

作品名稱

書刻時間

《五鳳刻石》

公元前56年(魯孝王34年)

《萊子侯刻石》

15年(新莽天鳳2年)

《開通褒斜道刻石》

63年(東漢永平6年)

《石門頌》

148年(東漢建和2年)

《乙瑛碑》

153年(漢恒帝永興元年)

協會簡介

山東省書法家協會于1980年成立,當時名為"山東書法篆刻研究會",1982年更名為"中國書法家協會山東分會",隸屬山東省文聯,位于濟南市馬鞍山路58號,歷任主席:魯萍、蔣維崧、張業法,現任主席:顧亞龍。山東省書法家協會于...

電話: 0531-82906770 82069897 傳真: 0531-82902624 QQ群:102950842 法律顧問:陳靜

版權所有:山東省書法家協會 E-mail: [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11024163號-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馬鞍山路58號院內9號樓 技術支持:中國山東網

七乐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一期一计划大小单双 英超赛程 时时彩只买组六的方法 水果机程序漏洞打法 mg 线上娱乐 捕鱼世界充值 福彩3d购买 逆水寒pve赚钱吗 人工pk10精准计划网址 体彩电子投注单有中大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