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开奖结果|七乐彩试机号

楷書結構體式的演變

作者:立軍 時間:2011-12-05 瀏覽次數:12964

                                                       張鵬

內容提要:

楷書走向成熟的過程中,早期受隸書橫畫平直的影響,體式橫寬,多為“平畫寬結”。在筆畫意識逐漸增強以及書法家主觀努力下,逐漸出現“平畫緊結”、“斜畫寬結”體式。“斜畫緊結”代表著楷書最終脫離隸書,走向完全成熟。四種結構體式在形成時間和原因上有各分別,隸書傳統讓位于名家楷模,以及唐太宗獨宗大王局面的形成,使“斜畫緊結”逐漸成為楷書結構的主流體式,影響至今。

關鍵詞:結構體式、平畫寬結、平畫緊結、斜畫寬結、斜畫緊結

相對于隸書,楷書的形成標志是波挑的消失以及鉤、撇等筆畫的成熟。在萌芽期的楷書作品中,除了不帶波挑這一點和典型隸書有所區別外,往往很難區分究竟是隸書還是楷書,以至于像《好大王碑》(1)、《谷朗碑》(圖2)這樣的作品時而被劃歸到隸書,時而被劃歸到楷書。這種現象同時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在楷書形成最初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其字體演進核心是筆畫的“去隸化”,而結構變化則相對滯后,絕大多數楷書所繼承的依然是漢隸體式。

漢隸結構體式源于篆書的封閉性,除了少數刻意夸張橫畫和向下波挑的作品外,絕大多數隸書外框都很整齊,四角力量平均,沒有明顯的重心聚攏點。越往前,這種外緊內松的方形結構特征越突出,如《萊子侯刻石》(圖3)、《五鳳刻石》(圖4)、《開通褒斜道刻石》(圖5)。隨著波挑筆畫逐漸被強調,外框平穩的封閉架構不斷讓位于筆畫本身表現力,發展到漢魏之際,波挑走向高度程式化,結構趨緊,體式稍縱,但由于橫畫的平直作用,平寬體式基本未變,如《受禪表》(圖6)等。楷書脫胎于隸書,這一平寬體式被繼承下來。

以《谷朗碑》為例,橫畫全部都是平直態勢,字型偏扁,受長橫、撇捺等筆畫左右伸展的影響,單字張力由中間溢向水平方向兩側。北魏遷都洛陽之前的碑刻,如《吊比干文》(圖7)、《大代華岳廟碑》(圖8)、《嵩高靈廟碑》(圖9)等,也是類似體式。沙孟海先生在《略論兩晉南北朝隋代的書法》中稱這種結構體式為“平畫寬結”,他指出:“北碑結體大致可分為“平畫寬結”和“斜畫緊結”兩個類型,《張猛龍碑》(圖10)、《根法師》、龍門各造像是后者的代表,《吊比干文》、《泰山金剛經》(圖11)、《唐邕寫經頌》是前者的代表。前者是繼承隸法,保留隸意,后者由于寫字用右手執筆關系,自然形成。這樣分系,一直影響到唐、宋以后。褚遂良、顏真卿屬于前者,歐陽詢、黃庭堅屬于后者,南北朝是其起點”。①沙孟海先生解釋這兩種類型的原因,今天看來,顯得稍微簡單了些,對于唐、宋以后的影響,也沒有分出重點,將南北朝作為兩種結構類型的共同起點的說法,流于籠統。筆者認為,除了平畫寬結和斜畫緊結,還存在平畫緊結和斜畫寬結另外兩種類型,其中平畫寬結的起點可以追溯到東漢末,平畫緊結和斜畫寬結稍晚,斜畫緊結最晚。并且唐宋以后,這四種結構體式實際上是斜畫緊結完全成為主流。楷書結構體式的變化在不同地區、不同時間段,受地理條件以及宗教、名家楷模等人為因素的影響,呈現出不平衡的發展態勢。

一、平畫寬結和平畫緊結

魏初書家都是由漢入魏的舊臣,他們學習隸書的標準范本當為石經上蔡邕書寫的八分經文,這是東漢后期為正定六經文字所立的標準字體,形體方正、筆畫勻稱、縱向筆畫引長。曹魏所立《受禪表》、《三字石經》等隸書完整地繼承了這種寫法,漢隸盛期的寬博疏朗之勢漸失,但筆畫仍很平正,這些隸書一經刊刻,很快成為當時書寫的新范本。

在由隸到楷的漫長演化過程中,并不是隸書完全成熟后才出現楷書,而是在隸書成熟過程中便已孕育了楷書的萌芽,所以楷書筆畫和結構體式的形成,既有同時代隸書范本的影響,也有脫胎于早期隸書的痕跡。曹魏的楷書首先走向棄舊圖新的道路,與這時的隸書范本或許有很大關系,而書風偏于保守的吳國和敦煌地區,盡管也受到曹魏書風波及,整體上看,結構體式要古樸得多,他們的書寫傳統與寬博體式的漢隸關系更近。所以筆者認為,平畫寬結的結構體式源于更早的隸書傳統,平畫緊結則相對要近,但這只是大概的說法。隨著筆畫意識的增強,平畫寬結也會逐漸向平畫緊結和斜畫寬結方向發展,此外,銘石書“正體”觀念導致的體式變化,情況就更為復雜了。

1、寫經體

抄寫佛經是一件極為莊重虔誠的書寫活動,對于經文內容、格式等都有嚴格的規定,其目的是為了誦習、傳播或供養,所以寫經者不會羼入自己書法創作的意圖,要在“無我”的狀態下盡量接近地傳達所抄經本的風格。從西晉到北齊,寫經體基本上沒有大的變化,其流傳脈絡極為清晰,這是寫經體出現之后獨立于書法風氣變革之外的最重要原因。從寫經體入手探討楷書體式的源頭,有其歷史的合理性。

現存較早的寫經實物,一是吳建衡二年(270年)三國吳索紞書寫的《太上玄元道德經卷》(圖12),一是西晉元康六年(296年)三月十八日寫《諸佛要集經》(圖13)。這兩件寫經在外貌上略有不同,這和抄經者不是同一個人有一定關系,但結構和筆畫都顯示了較為穩定的寫經體特征:橫畫平直,捺筆和橫畫收筆豐肥,左右結構無錯落穿插,都作平頭式,屬于典型的“平畫寬結”。

因為佛經不允許抄寫者有自己的書法創作意圖,所以這種成熟寫經體的來源,并非是西晉才開始出現,而是延續了佛經初入中國時寫手的通俗抄寫體式。這種體式何時出現沒有實物佐證,不過根據梁代僧佑《出三藏集記》卷七《般舟三昧經記》中的記載,《般舟經》于漢建安十三年(208年)譯成校定,“后有寫者皆得南無佛”。②可知這種體式至遲在漢末就已經出現,這也可以解釋其“平畫寬結”的淵源——它承續了寬博疏朗的漢隸體式。北齊武平六年(575年)開始刊刻的《泰山金剛經》大字,是這種平畫寬結體式的最典型體現。

2、北涼體

十六國時期的“北涼體”(4世紀八九十年代至5世紀七十年代)書跡主要出現在與佛教有關的寫經、石塔、造寺碑上。③與寫經體自然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但與前述寫經實物相比,它的結構體式屬于“平畫緊結”,上窄下寬,呈梯形狀。出現這種變化的原因,筆者認為,一是撇畫捺畫的有意夸張,加強了下部左右兩角的張力,四角平均的寬疏體式有所削弱;二是受到文化發達地區新書風的影響,錯落式楷化痕跡加重,如數個橫畫并列時,長短區別明顯就是例證。見圖《沮渠封戴木表》(圖14)、《沮渠安周造佛寺碑》(圖15)。需要指出的是,橫畫平直始終是隸書傳統影響楷書演變的“信息指標”,不論是平畫寬結還是平畫緊結,平直橫畫代表的“橫勢”,是與隸書傳統最后的紐帶。平畫緊結相對于平畫寬結,內部結構空間已有緊和松的區別,但都保留著隸書的“橫勢”。

3、樓蘭習字殘卷

樓蘭習字殘卷中的楷書,最具代表性的是《<急就篇>殘紙》(圖16)、《悼痛殘紙》(圖17)和《繇頓首殘紙》(圖18),這些殘紙的書寫年代,根據劉

協會簡介

山東省書法家協會于1980年成立,當時名為"山東書法篆刻研究會",1982年更名為"中國書法家協會山東分會",隸屬山東省文聯,位于濟南市馬鞍山路58號,歷任主席:魯萍、蔣維崧、張業法,現任主席:顧亞龍。山東省書法家協會于...

電話: 0531-82906770 82069897 傳真: 0531-82902624 QQ群:102950842 法律顧問:陳靜

版權所有:山東省書法家協會 E-mail: [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11024163號-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馬鞍山路58號院內9號樓 技術支持:中國山東網

七乐彩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实时计划网 正规的购彩app mg游戏官网 3肖6码网站 北京塞车人工一期计划 11选五胆拖 新时时彩1星稳赚 河北时时快三 福彩3d三胆什么意思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